•  
新闻中心

崇尚【示众文化】,每个人都是受害者

日期:2017年5月31日 08:44

光明网不久前发表郝昆的文章说,前些时,网友在南充新闻网某论坛发帖,称某小区逮到一小偷。从发帖人的照片可以看出,该嫌疑人身穿黑色裤子,胸前挂有“我是小偷”字样的牌子,引起围观。小偷,当然没有人不痛恨,但一个社会的法制素养,却不只是表现在社会是否反对小偷的立场上,而更是体现在如何对待小偷上。

法制与人治的一个重要区别,就是不再以人的情绪和主观想法去判定一个嫌疑犯罪之人应该受到怎样的惩罚,而是严格按照法律的规定,由相应的国家机关来作出处理。背离法律,任何伤害一个犯罪之人的做法,其实质是法外施刑,也同样构成犯罪,对之挂以“我是小偷”的牌子,完全是一种不必要且违法的羞辱。

或许,那些身处事发现场的旁观者在这种对小偷的示众中会感受到一种正义的快感,但从法治的角度看,一个崇尚“示众文化”的社会,每个人其实都可能是潜在的受害者。

我们的国家曾经历过一个示众文化盛行的特殊年代,由此带来的对个人和社会的灾难,可谓教训惨重。从现实来看,除了挂牌示众的做法,小到人肉搜索的横行、对公开犯罪嫌疑人信息不加遮掩,大到公捕公判的难绝等等都一再表明,我们还并没有完全走出示众文化的历史误区。而每一起案例,又都继续强化了这种社会失范的惯性。

如果认为对于一个小偷搞示众是无伤大雅之事,我们也就等于承认了,每个人都有可能被推向违法示众的边缘。因为法制的缺口是向每个人公平地敞开的,今天是那个“招人恨”的小偷受到不正当的处罚,明天就可能是包括你我在内的任何一个人被不公正地对待。轻则可能是小偷被发现后,不得不承受一块示众牌之重;重则可能是,成为冤案的受害者。

一个社会的法制和人文底色,恰恰体现在其对待弱者的态度之上。一个犯罪之人,其正常的公民权利依然能够得到完整地呵护,在未经法律审判之前,每个人都不能被认定为是犯罪之身,这样的社会才能让每个人都享有确定的正义庇护。而从现实看,要实现这一点,我们恐怕首先必须得承认每一名小偷都有不应被示众的权利。

所属类别: 支部园地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