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

“中国式过马路”背后的“弱势特权”

日期:2013年6月6日 12:20

       法制日报不久前刊登烨泉的文章说,最近媒体对“中国式过马路”的讨论增多了。

      本来,是连幼儿园小朋友都该懂的道理,却引发了全社会的讨论,真有点滑稽。这件事虽然从逻辑上讲不通,但中国的事情永远都有中国自身的逻辑,任何一种逻辑背后,都深藏着社会心理病。

      很多人违反交通法后,不但不以为耻,还振振有词地向交警和协管员叫板。之所以出现这种现象,可能是弱势心理作怪。这种弱势心理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在交通行为中,行人与机动车相比,行人是弱势,机动车理应礼让行人,行人违法不是什么大事,执法对行人开刀是小题大做,甚至一些媒体也持此种观点。另一方面的表现就比较复杂,不仅仅是简单的交通问题了。网上有一段流传很广的视频:一位大姐因为电动车被扣,追着执法交警吐痰,一边吐还一边大喊“我是农民,我是农民”。我理解他的意思是,我是弱势群体,你应该对我网开一面。这样的意思其实是很普遍的。

      弱势群体认为自己有“特权”,也不是没有道理。所谓的社会公平从来都是承认差异后才有的公平,公平就是要向那些弱者倾斜,给他们“补齐”。但维护弱势群体的权益,保障社会的公平,靠的是国家的法制建设和道德建设,而不是依弱卖弱地撒娇,不是突破法律的迁就,更不是利益上的亏欠通过违法来找齐,这样只会使社会变得更加丛林化,而不是更加文明。

      无论是强势群体的特权意识还是弱势群体的特权意识,其本质都是以自身的特殊性作为武器超越现有的规则。我们说,当前的中国急需建立规则意识,这句话的潜台词是在当前的中国,无论是强势群体还是弱势群体,都在通过或明或暗、或浅或显、或以权钱收买、或以争吵闹事的手段来挑战和冲击规则,这是一种可怕的危机,它威胁到了每一个人的生存,甚至威胁到了一个民族的精神。

       从这个意义上说,对“中国式过马路”的讨论如果能够达到社会规则意识的层面,那么“红灯停禄灯行”这个浅显的道理被小题大做的热议,就不会显得滑稽,而会变成一个沉重的话题。

所属类别: 支部园地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