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

科学发展观•创造性设计•可持续发展

日期:2008年5月5日 11:14

  引言

  不同的年代、不同的公路建设时期,设计指导思想不同。随着社会的进步、经济的增长,设计理念亦不断发展。当前,我国正处在发达国家所经历的公路“大规模建设”时期,只用了10余年的时间就走过了发达国家要30至40年才走完的路。在公路建设还处于量的急剧增长阶段时,如何吸取国外50余年建设与使用高速公路的教训,总结我们多年公路建设所积累的经验,承前启后,实现可持续发展?这要求我们公路建设者在设计理念上必须实现飞跃。

  运用科学发展观,树立设计创作理念

  1.公路工程因其所处的自然环境、地质条件等各异,不可能有完全相同的两个项目。所以,公路工程项目的惟一性决定其必须创造性地进行设计。

  2.树立设计创作理念,必须科学确定技术标准、合理运用技术指标。

  言“设计”,必言“标准与规范”;言“设计”,必言“创作”或“创意”。基于设计理念的提升,对设计、标准、安全、质量、水平及它们之间的关系都应重新认识,对标准的作用与定位亦应加深理解。

  ——标准的制定是建立在总结长期实践经验与教训的基础上的, 因之必须认识到标准的法规性和严肃性。一项公路工程设计必须结合当地自然环境及其地域特性,科学地确定技术标准,设计者不仅应遵循技术标准并对其条文负责,还应对工程的社会、经济效益的可持续发展负责。

  ——标准只规定了各主要技术指标的最大值(最小值或范围)和符合安全的最低限度要求。一个工程项目有若干技术指标,他们是基于相应设计速度而确定的,其间既相互独立又相互关联。一项设计并不是各项技术指标都符合规定就是好设计;也不是各项技术指标都符合最低限度要求其工程造价就最省。因此,其关键就在于设计者将各种因素综合地进行考虑,创造性地进行“各种技术指标的组合(即设计)”。

  ——标准中安全的概念随着时代的发展与进步,已不再只限于是否符合规定的安全系数范围,技术指标是否超限,技术指标的组合设计是否达标,条件受限制处路段设计是否存在安全隐患等,机械地套用技术标准中的各项技术指标。以“宽容设计”、“零死亡事故率”等为主导的安全设计思想的引入,使得传统的以设置防撞护栏为主的被动防护,转化为以“预防”、“容错”为主导、“防护”相辅的主动安全设计。这一安全理念要求设计者必须根据工程的实际,合理运用各项技术指标并创造性地进行公路几何设计。

  ——公路建设是一个系统工程,且涉及社会的各个方面,同公众关系密切,对自然环境的改变较大。随着社会的进步,经济的发展、技术的提高,其设计理念必须转变,同时也要求行政主管、项目法人、设计、施工等各部门,在规划、工可、初设、施工图等各个阶段都应为公路工程项目提供一个充分发挥创造力的环境与空间,为公路建设走资源节约型道路和可持续发展目标而共同努力。

  3.“灵活运用标准”的做法不是设计创作

  ——树立设计创作理念必须建立在科学确定技术标准的基础之上。

  我国在修建高速公路过程中,由于认识与经济基础等原因曾走过一些弯路,如早期的横向分幅分期修建(所谓“二改四”)对我们就有过深刻教训,现又出现为“高速公路”之名而提出所谓“四建二”;以早期修建的四车道高速公路不适应经济迅速发展为由,修建所谓非标准的“简易六车道高速公路”;在交通量、经济等条件不具备情况下,为修建高速公路而随意调整某些技术指标。国内外的大量统计资料显示,以上这些路段的运行条件差、交通事故多、技术改造难度大,己造成了大量国土资源、建设资金的浪费。像这类“灵活运用标准”的做法,是同走资源节约型交通发展之路相悖的。

  ——树立设计创作理念的关键在于合理运用技术指标。

  合理运用技术指标就是根据公路所处的自然条件,并充分考虑地域的特殊与差异,在各项技术指标值的高限、低限范围内进行选择与组合。这就要求设计者应具有相应专业技能和熟悉相关技术标准和规范,如果对技术指标的理解还只是囫囵吞枣,其设计必然无法发挥其总体功能,更难以同自然环境相协调。在项目设计过程中,设计者应在规定的技术标准范围内灵活地运用各项技术指标并进行组合,但决不是随意突破技术指标限定值或范围的“灵活运用标准”的做法。

  在美国联邦公路管理局撰著的《公路设计灵活性》的序中,对该书及其灵活设计是这样写的:“本指南不是试图创新一个新标准,而是以现有的法律、法规为依据,探索将灵活设计作为一种手段,寻求在不降低安全性的前提下,达到更符合公路可持续发展和维护公众的利益”。因此,不谈前提的“灵活设计”提法,对设计者易造成误解,对社会、项目法人等易形成误导,也将使严肃、科学的设计变为“随意性的设计”。

  ——树立设计创作理念应避免设计的随意性,“超限设计”必须慎用。

  由“灵活设计”引伸而出的“超标设计”,将给公路建设者以误导。单就 “超标设计”而言,其定义很不科学。所谓的“超标设计”实际上是突破了某技术指标规定值而作的设计,即“超限设计”。

  在维修、养护、旧路的改造工程中,若对其技术指标进行改造,可能过大地增加投资或诱发新的工程病害,根据实际情况对个别路段做出的“超限设计”,也必须是在有限度、有条件、有措施的前提下才能成立,否则就会违背“安全性”原则。

  建议

  标准、规范是建设经验的总结与结晶,故在科技发展迅猛的时代,相对滞后或有空白是必然的。为此,建议:

  1. 标准、规范滞后于生产实践,其主要原因是编制、修订周期过长。为及时吸纳经实践验证的科研成果,可采用成熟一条修改一条的出版活页的方法,然后隔几年再作一次调整、汇编。

  2. 对标准、规范中尚缺的新技术、新材料、新工艺部分,应结合工程项目通过引进技术而同时引进相应设计、施工规范、规定。经过工程验证后,尽快纳入国内的相关标准、规范。

  3. 应制定鼓励创新的机制,在政策、人力、财力上给予支持。特别是重要的复杂工程应专门制定设计施工标准,如高速公路扩建工程、特殊结构型式的大桥或隧道等工程。并作为交通部的一项制度,切实加大科研实践,鼓励创新、允许失败。取得成功后,可尽快纳入标准、规范以促进转化为生产力。

  4. 现行标准、规范体系在2001年的《公路工程行业标准管理导则》和2002年的《公路工程标准体系》中虽已有所规定,但亟待贯彻落实。特别是应加强对强制、行业、协会、地方四类标准的编制、管理。同时,对强制性条文与《公路工程技术标准》的关系亦应明确。

  作者:陈永耀

  来源:中国交通报

所属类别: 技术论文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